首页 > 学生就业 > 心理健康 > 正文

考研失败后的那些日子
2017-04-01 19:29:36 

一、这个分数好尴尬

 

“你要不敢查,我帮你查。”兵哥跟我说。

 

“没事儿,我自己来吧。既然敢考,就敢查。查完了告诉你。”我谢绝了。

 

查完成绩后,我给一个考上的师哥打电话。

 

“你这个成绩,怎么说呢,比前年分低,比去年分高,如果走低分,你有戏,万一走高分,就不好说了。”师哥帮我分析。

 

我说,“比较尴尬,是吧?”我试图用这句尴尬的话,缓解一下尴尬的气氛。

 

我考了348,头一年分数线是345,前年是350。我这个分数,基本属于看国家线心情的状态。心情一好,进复试;心情一不好,直接谢谢再见。

 

那会儿,我还在叔叔店里帮忙干活,每天坐公交上下班。有两趟公交车路过我坐车的车站,一趟是345路,一趟是350路。每次等车的时候,如果见到的是345路,我就稍微开心一些,期盼整好是分数线。如果见到的是350路,就觉得心情瞬间更差,难道预示着我就差那么点儿?

 

其实,我内心知道,没戏的可能很大。记得考完的当天,在回学校的大巴车上,我在qq空间上发了一条说说:“雄关漫道真如铁,”后面的逗号,是我特意打的。

 

作为一个编辑出版专业的学生来说,是不会这样的。逗号的意思是省略了下半句,也就是说,那个时候就觉得,可能要“迈步从头越”。

 

但是,尴尬的成绩,让我内心生发出一些奢望:万一345呢,我不就过了吗?

 

对于亲友的关心,我也是借着这个奢望回复的。“比较尴尬,有可能考上,也有可能考不上。”每次说完之后,总有一种又应付过去一个的感觉。

 

 

二、谢谢再见

 

国家线一出来,那种奢望和应付的可能,就宣告结束了。

 

国家线350,我差两分。这就意味着,这一次,我永远地告别了自己要考的学校了。

 

调剂。这个时候,一个既熟悉又陌生的词进入我的脑海中。

 

说熟悉,是因为高考填报志愿,也有调剂的说法;说陌生,是因为考研的调剂完全是两码事,简直一个全新的事物。

 

匆忙了解什么叫调剂后,赶紧联系二区学校。打了一通电话,全部都是无法接通之后,我才知道,其实这个时候已经晚了。

 

调剂是一个跟时间赛跑的事儿,很多工作必须在调剂系统开放之前就全部做完。比如,从时间上来说,刚出成绩,不等国家线,就要选择打电话联系以往接收了调剂的学校。

 

记得那天,我在地下室的宿舍,用电脑查找各种资料,在为联系调剂做着最后的努力

 

我没开灯。宿舍里很黑,只能靠着电脑的亮光,看清东西。我就坐在电脑前,在黑暗中,查资料,打电话,弄了一天。弄到最后,实在累了,但依然毫无进展。哪怕是新疆大学,西藏大学,也没有鸟我一下。

 

我选择去求助。给几个我觉得可能能提供帮助的老师和朋友打完电话,得到的答复基本都是,爱莫能助,“你再看看。”

 

其实,从内心来说,我是不愿意调剂的,在之前从来没考虑过调剂。

 

只是真的到了那个程度,只有调剂才能保留一份读书的可能,我选择了去尝试。

 

家里人问我,如果你调剂去了云南大学,和你考上这个学校,有什么区别?

 

我说,考上了这个学校,有可能去中央电视台,调剂去云南大学,估计只能去永州电视台,最多去云南电视台。

 

“那我劝你别去了。调剂过去,还不如再来一年。专业实力什么的不清楚,但中央电视台比云南电视台好多少,这个我们是知道的。”叔叔打电话跟黑屋子里的我说。

 

我也不想去。选择调剂,除了只能调剂,更重要的是觉得有一个机会,不要轻易丢掉。但是如果让我自己选择,是真心不愿意的。

 

说得长远一些,如果调剂了,就再也没机会成为自己要考的学校的毕业生了,这是一辈子的事情。我不愿意我一辈子只是我本科学校或者调剂过去的学校的毕业生。我希望我的人生,有更多的可能。

 

以退为进,再拼一年,应该是更好的选择。

 

于是,我扯下了“可以调剂”这块自己妄想的遮羞布,直接告诉自己,考研已经和你说了“谢谢再见”了,你也只能先假装礼貌地说一句“谢谢”,希望下次再有机会“再见”。

 

 

三、人生谷底

 

“一事无成。百病缠身。”

 

这是我几天后发的一条说说,也是那个时候的真实写照和心理感受。

 

一事无成,意思很明白,说的就是考研。本来准备把考研当作一个跳板,本科一毕业,考上研,成功续上,也算完成小事一件,但是,没考上,就瞬间感觉一事无成了。

 

百病缠身,有些夸张,但差不多。连日的紧张、担忧、高压和苦闷,真的让自己身体很不舒服,从头到脚,从内到外,都有一种不适感。

 

那个时候每天白天晚上整天都没精力,于是强迫自己十点多睡。但即算这样,睡到第二天早上八点多,也完全起不来。起来后,整个也毫无精力。回头来看,估计那个时候,自己比霜打了的茄子还要霜打了的茄子。

 

有一天,假装没事儿地和一个朋友聊天,我说“从此以后,我的人生,就只有成功没有失败了”,朋友说,因为现在已经到了人生最失败的谷底了么。说完后,我俩都笑了,只是,我不清楚朋友的笑,和我的笑,是不是同样的意味。

 

考研失败了,家人虽然没有我想象中的那样数落和责备,但我很自责。每天虽然也在店里干活,但是,脑子经常不受控制地想着这个事儿,责备着自己。

 

这种深深地自责,甚至影响了身体,每次在公交车上,我都觉得,双腿双脚冰凉,问其他同事,他们都说还好。我知道,除掉天气的原因,自己的身心状态,是冰凉的主要原因。

 

即算是双脚冰凉,脑子也没停着。几乎只要醒着的时间,脑子都在思考几个问题。

 

为什么没考上的是我?为什么就差两分(后来学校线出来,是361,知道这个后,反而稍微轻松了一些,发现竟然不只差两分,那种自责竟然神奇地少了许多)?为什么当初不多努力一下?难道我就注定只能是本科毕业了吗?这样怎么对得起家里人?怎样对得起别人的期待?

 

很神奇,围绕这几个问题的脑回路,完全不是自己的,它们有一个自动系统,完全不需要我的理性控制,就一直在像永动机那样转动。

 

满身负能量的我,去看了一本叫《正能量》的书。书上说,身体可以带动心理。即算你不高兴,只要你先笑起来,心情就会跟着变好。

 

所以,那一段时间,我每天都时不时记起这个说法,在自己实在抑郁的时候,努力挤出一丝僵硬的微笑。估计迎面而来的路人一看,以为这人八成神经有问题。

 

 

四、反思与复盘

 

这个状态持续了很久。

 

有一天,我去库房,整好遇到叔叔,被他叫住。叔叔说,你来,我跟你说一下啊。没必要这样,这只是一次考试,你看你搞得,相由心生,你这个精神状态,一看内心就不对。你来,拿本书给你,你去看看。

 

叔叔给我的是《道德经》。书是袖珍版的,从叔叔那里拿来后,我天天放在兜里,没事儿就拿出来看看,还用笔记本工工整整地抄写了下来。从那以后,那本小书,在我书包里背了很长时间。

 

从那开始,我就沉溺于看书。可能是一种逃避,也可能是希望寻求一种解脱。

 

后来回学校弄毕业的事儿,我用沉溺的方式,在一两个月时间里,把大学四年买的所有书,全部从头到尾认真看了一遍。

 

在看书的过程中,慢慢地,我发现,自己对于很多之前不以为意的东西,有了全新的理解和认知。

 

看曾仕强先生的书,让我知道了什么叫“反求诸己”,也让我知道了,应该如何用理性来管理自己的情绪,不要做个对情绪没有任何管理能力的条件反射式的人。

 

儒释道的书,尤其是道家的“无为”和佛家的“无我”,慢慢帮我减轻了不少痛苦,帮我转变了对很多事物的理解。

 

翻看《毛泽东选集》的重点篇目后,我第一次深刻理解了辩证法、矛盾分析法和具体问题具体分析。“在战略上藐视敌人,在战术上重视敌人”“加强纪律性,革命无不胜”“在战争中学习战争”等等,一系列的思维,甚至让我觉得,再来一次,完全可以用毛泽东思想来指导自己的考研。后来,我真的仿造毛泽东选集中的矛盾分析思维和方法,对考研形势进行了深入分析,制定了几个战略性的纲领,全程指导自己的考研。

 

李小龙的《武学释义》中“以无法为有法,以无限为有限”“在任何情况下都能出招”的说法所体现的哲学思维,让我突然领悟到,对于考研复试来说,应该在任何情况下都可以学习。

 

最重要的是,在看书的过程中,我逐渐认识到,按照“反求诸己”的方法检视一下,考研没考上,完全是自己的问题,根源在于自己实力不行,努力不够。一定要从自己身上找原因,千万不能怨天尤人。

 

进而我也认识到,同样考研,有人考上了,有人没考上,从各自的角度看,都是他们应得的。别人考上了,是人自己的努力,自己没考上,完全是自己的问题。不能因为自己没考上而去嫉妒别人考上了。

 

回到学校,见到一块儿学习成功考上武汉大学的兵哥,感觉他似乎有一丝尴尬。估计是担心自己考上了,一见面,触碰到我脆弱的心。想到这,我在心理笑了一下,迎着带着尴尬表情的兵哥,微笑着走上去,发自肺腑地大声和他说,兵哥,恭喜你哈。

 

后来和朋友吃饭,闲聊间,估计是朋友为了宽慰我,说我们都觉得,谁谁谁考得上,唐志成没考上,肯定天打雷劈。我笑了笑说,那不是。按照今年的努力程度,应该是,他没考上,我考上了,天打雷劈。

 

能发自肺腑地说出这句话,我觉得是因为我自认为经过比较长时间的沉溺于读书、反思和不断调整,终于找到了原因,调节好了心态,重拾了部分信心,找到了方法。

 

那个时候,我也知道网球一姐李娜写了一本叫《独自上场》的书。虽然当时没买来看,但是一看到这个书名,我就觉得十分契合我。如果再考一次,各方面的条件,绝对不能和第一次比,很多事情,只能自己搞定。再次上场,只能像娜姐那样,独自上场。

 

 

五、再出发

 

毕业离校前,我去了一次大连。

 

从大连返回学校的时候,在火车上,回想自己的际遇,突然生发出不少感慨。拿出手机,不经意间,凑成了几行。

 

大浪大落装信步,

 

  连日反身始有悟;

 

  再赴滔海犹从容,

 

  见龙在田天亦助。

 

 

句子虽蹩脚,但意思却明了。

 

那一刻,我已经决定要再次出发了。

 

再次出发前,可以预想,就和我独自坐火车返回一样,接下来的一年,必定是独自上场。

 

但是,这次我全然没有第一次的担忧、纠结、不自信、困惑和自我否定。

 

我只是想着,李娜夺冠,是一个球一个球赢下来的。同样独自上场的我,也只管像娜姐那样,拿下一个又一个知识点和一个又一个题目就好了。

 

回到学校后,我发了一条说说“再努力一次,从跑步开始”,开始去跑步,希望感受独自上场的感觉。

 

信念很坚定,一跑我就要跑十圈。第一次去,两圈跑完后,完全受不了,直接走向了宿舍。第二天再去,跑着跑着,突然认识到,我不需要一口气跑十圈,只要先跑一圈就好,跑了一圈,再来一圈,又来一圈,还来一圈。不想着跑十圈,只是把一圈重复跑十次,十圈就真的一口气跑下来了。

 

第一次完成的那一刻,我超级兴奋。后来每天都去用“不跑十圈,一圈跑十次”的心态跑十圈。

 

终于有一天,跑完了十圈,我竟然没有停下来,一口气跑了十二圈,远远超乎我的预想。跑完的那一刻,我突然明白,跑步的坚持是这样,考研的坚持应该也是这样。

 

走下跑道,擦着汗水,兴奋地走在回宿舍的路上,不清楚为什么,我感觉对接下来即将开始的独自上场,充满了信心。

 

 

五、一个貌似跑题的结尾

 

写完上面的,考研失败的那些日子,其实就已经写完了。

 

不知为什么,虽然知道不免矫情,但我总希望加上一个貌似跑题的结尾。

 

一晃一年过去,又到出成绩的时候了。

 

出成绩那天,是下午四五点钟,之前刷了几天手机的我,知道出了成绩后,竟然忍住了没查。

 

一路从店里憋着回到家里,吃完饭,叫上我爸,一块儿查。

 

看到一个384,激动了一下,再看到一个58,我知道是英语,肯定过了,马上握着拳,兴奋地来了半分钟勾拳。

 

我爸蒙了,但估计也看出来是什么意思了。

 

随后我又冷静下来,确认了一下其他科目成绩,发现确实没问题,于是又来了几个勾拳。

 

回头看来,那半分钟的勾拳,真心挥得太爽。

 

第二天,兴奋过后,无意间发现,两年的成绩,数字竟然没变,只是4和8的位置互换了一下。

 

再次矫情起来的我,发了一条朋友圈。

 

“从348到384,为了让4和8换个位置,我用了整整一年。”

附件下载

相关热词搜索:

上一篇:今晚24点调剂系统正式开通,调剂流程再撸一遍!
下一篇:井,不知自己有多少水